將不可能變成可能 – 台灣整脊師在澳洲的逆襲之路

「蟹蟹」你,有點瞎的人生!

如果有人說他剛到澳洲工作,你的第一反應是否跟我猜想的一樣,覺得他應該是在雪梨或墨爾本這些大城市工作?這次邀請到的澳洲職人 Jack,從台灣到澳洲工作的第一個落腳地,卻是在澳洲最北邊的城市-達爾文。你知道它在哪嗎?快上 GoogleMap 找一下!

Jack 在台灣時是一名整脊師,有次治療的對象是一位來自澳洲的外國客人,Jack 很好奇地問要如何才能去澳洲工作,卻換來一個嘲笑似的回應:「你一輩子都不可能啦!」因為客人如此輕視的一句話,讓他決定用行動來證明自己,也因此開啟了長達七年的旅澳生活。

回憶起第一次踏入澳洲國土的經歷,Jack形容當時的自己很「瞎」,在什麼資訊都不了解的情況下,只因吞不下一口氣,就直接買了到澳洲最便宜的單程機票。沒想到,這張機票居然帶他從東南亞轉機,到達了澳洲最北的城市-達爾文,一個他根本一無所知的地方。不僅如此,入境澳洲時,Jack 才發現自己帶錯幣別,放在錢包裡的居然是台幣,而前幾天換的澳幣,還原封不動地躺在台灣的家中。

在人生地不熟,英文又不流利的情況下,Jack 換完身上的台幣、買了電話卡、找到暫住地付了房租後,全身上下就剩下 20 多塊澳幣了,算算只夠再吃幾天飯而已。

這可怎麼辦呢?

澳洲作為海島國家,什麼不多,海產最多!於是 Jack 把剩下的錢全部拿去買了便宜的釣具,開始了一週的捕撈海產生活,吃的問題就這麼解決了。

「沒有在開玩笑,我真的就這樣吃了一個禮拜的螃蟹。」Jack 認真地說到,真是「蟹」天「蟹」地啊!。

滿足需求,成就自我

根據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滿足了最底層的生理需求後,下一步就是安全需求了。對應到 Jack 的情況,吃住搞定了,下一步求的就是穩定的收入來源。

Jack 一開始嘗試寫紙板作為廣告在商場拉客人,想用自己的整脊專長賺取收入,不料卻因為不合法被警察驅趕。

之後透過觀察,他發現當地人經常會使用佈告欄廣告(約為九年前,當時在達爾文很普遍),因此就依樣畫葫蘆,一看到佈告欄,就張貼自己的廣告。

沒想到不久後,第一位客人真的透過這個方式聯絡上他了。

「人在窮途末路的時候,真的會什麼辦法都想得出來。」在採訪中,Jack 反覆提到這點。

有了收入當然安心些,但進帳不穩定仍是在澳洲生活的一大挑戰。因此他決定拓展行銷管道,開始在當地的夜市擺攤按摩。跟一些客人越來越熟識後,也收到了一些客人想要他到府服務的請求。於是,有夜市的時候擺攤,沒夜市的時候接受預約上門服務,成為了他每天的工作流程。而且藉由到府服務,讓客人有更多便利性外,也同時可以拉高自己的服務價格。

客人是最好的寶藏

有了穩定收入,滿足了「安全需求」, Jack 當然也開始有了「熟客」,其中就包含當時背包同鄉會的一些華人客戶。這些華人客戶,有很多是來澳洲打工渡假的,但因為從事的多為體力活,容易傷筋動骨,又沒有當地醫療保險不敢看病。Jack 得知他們的困難後,就開始為這類型的華人提供免費服務。

在幫助同鄉人的過程中,Jack 受到了當地華人的尊重與肯定,深深感受到來自客戶所給予的「歸屬感」,不僅僅是滿足了心裡層面的「社會需求」,也透過客戶的轉介,讓 Jack 的生意經營能再長出新枝枒。這些華人客戶們主動將 Jack 介紹給他們的雇主,不僅讓Jack拓展了人脈,也讓他得以開啟新的商業模式-到各公司駐點服務。

這樣一來,不僅收入更加穩定,Jack 也有更多自由時間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用再為工作而 24 小時煩惱了。

除此之外,Jack 還透過另一個熟客-醫院的護士-認識了當地的醫生,與其醫療團隊一起到澳洲原住民部落工作一週。這次經歷,不僅讓他能夠運用自己的整脊知識幫助當地原住民,也因此更加了解原住民的文化,拓展自己的視野。

在這之後,Jack 仍繼續自己的駐點服務,但他同時開始累積客戶的推薦信。當累積到一定量的推薦信後,他向澳洲當地的自然療法協會申請到專業證照,讓自己的職業更被社會認可,在自我實現上更上一層,滿足了「尊重需求」。

至此,Jack 已經滿足了自己在馬斯洛需求金字塔上的多數層次,也決定要長期留在澳洲,於是在 2020 年初回台辦理永久居留簽證需要的相關資料(例如台灣的無犯罪紀錄等)。

創造需求,絕處都能逢生

然而就在此時,新冠疫情在全球大爆發,在大家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也正是 Jack 回台辦理文件時),澳洲突然宣布關閉國境。回不去澳洲,一切像是又從頭「瞎」了一次,而且澳洲邊境這一關,就是兩年。

當時無法回到澳洲的 Jack,並沒有自暴自棄,反而開始趁「停留」在台灣的時間,攻讀大體解剖。

「什麼?大體解剖?」Kate 和我幾乎同時驚呼…

相比我們驚訝的反應,Jack 則泰然自若地跟我們解釋:「身為一個整脊師,如果可以深入瞭解人體內部的構造,必然可以在技術上更加精進,也可以為客人的病況提供更加精準的判斷和治療。」

雖然澳洲現在國境已重新開放,但他並不著急返回澳洲,而是先繼續大體解剖的課程。待完成學業後,他將會再回來澳洲,申請永久居留。

聊到這裡,Jack 也婉惜地告訴我們,在台灣因為沒有執照制度,對技能沒有檢定的規範,所以同行的中執業人員素質參差不齊,自然不易受到顧客或一般民眾的尊重。在澳洲,這個行業更細分為不同領域,,包括物理治療、肌肉療法、整脊等不同類別,每一領域都有清楚界定及專業能力要求,也都有不同的學位和證照制度。

因此作為整脊師,在澳洲工作相對來說較有身分地位,較受到尊重;相對一般民眾來說,尋找整脊師協助時,也能更放心、更有品質保證。

對於 Jack 來說,在自己所屬的行業中能夠獲得應有的尊重,發揮專業技能的價值,就是他之後在澳洲期望的生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