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澳洲職場升級之路:從同期吊車尾、唯一沒升遷,到管理亞太地區 6 國培訓計畫

上一篇文章在這裡 > 澳洲交友職場篇:身為公司唯一的亞裔女性,我如何與澳洲同事打成一片?


之前跟大家分享自己在澳洲職場「動吃棟吃」的交友故事,希望大家看完之後,能從中獲得有趣的職場社交知識,對澳洲有更多美好想像。今天,我要來聊聊我在第一份工作的酸甜苦辣:我跟絕大多數的職場新鮮人一樣,剛步入公司,總是懷抱無比熱情和巨大的抱負,希望能在公司內擔當某個重要角色;但是中間也會碰到挫折和沮喪、懷疑自己的選擇是否正確。在挫折中練習坦然地接受現實、克服困境,是我在剛入職場時學到的寶貴經驗,在此分享給大家。(先幫大家打個預防針,我在澳洲沒有遇過種族歧視或職場霸凌,還望讀者們不用擔心,也無須過度揣測。)

這篇文章將要跟讀者分享的是:自己在科技公司從同期中的吊車尾、唯一沒升遷,還在辦公室崩潰大哭;到管理 6 國 22 個畢業生的培訓計畫、代表公司獲得澳洲 IT 業界的獎項。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而其中遇到了什麼轉機,自己又是如何把握的?

當同期升職加薪,自己卻裹足不前

6 周培訓結束前,上台做總報告時的肅殺氣氛

先來敘述一下背景:在矽谷的科技公司,大多都會有「畢業生計畫」(Graduate Program),也有譯作「人才/幹部儲備計劃」,我們公司也不例外,在澳洲的分公司,每年都會招 6-10 個大學畢業生進來。公司初期會安排 6 週系統性的基礎產品培訓、軟技能培訓等,之後再各自回到自己部門,完成各部門的培訓計畫。

培訓時每個人輪流做短演講

剛進公司的時候,同屆有 5 個畢業生,大家在 6 週培訓期內各有所長,雖然培訓過程緊湊也有些壓力,但整體並沒有感受到明顯的差距。直到回到售後服務部門,開始準備證照考試,才發現自己原來無論技術經驗跟能力,都跟同部門的其他兩人有很大的差距。

另外兩人一個曾在 Cisco(思科)實習過,另一個則是在 IBM 實習過,只有我從來沒在科技公司待過。加上大學所學的跟工作內容非常不同,考證照的那 3 個月可以說是壓力最大、最痛苦的一段時光。看著同事一個月就輕鬆拿到證照,而自己考了 3 次、花了將近 3 個月才終於考過,心裡非常沮喪。

證照成績單

也是在這個時候,我發現了自己對技術顧問這個職位其實並不喜歡。因緣際會下,因資深專案經理需要人手,所以主動請求前去幫忙。而在考完證照後,經理也問我要不要試試轉換跑道。

那之後的半年,我一點一滴學習如何與客戶電話跟郵件溝通、寫會議記錄等,也被資深專案經理安排了很多簡單的工作,比如影印文件、安排客戶會面、發放每週進度匯報等等。雖然剛開始很開心有事情做,但是漸漸發現自己沒有什麼進步,除了郵件寫得比較好了、聽寫及抓重點更快了之外,因為做的都是行政類的工作,只能待在辦公室裡不能跟出去,真正的「專案管理」技能學不多,反而公司內部的專案管理系統能夠操作得行雲流水。

在這樣的情況下,看著繼續做技術顧問的另外兩個人成長突飛猛進,甚至已經可以跟資深顧問搭擋做專案,心裡著實著急。於是,自己想辦法開始發揮所長:既然能熟練操作公司的專案管理系統,也會寫點程式,不如分析看看現有的專案管理流程,做些可以提升效率的小工具、然後也幫部門寫一些使用教學吧!

同期的同事已經在客戶公司幫忙了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雖然做了這些事情之後很有成就感,但是同事跟經理們並沒有太買帳。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了固定的模式,加上每個人都很忙,小工具也只能帶來些微的提升,沒有顛覆性的改變,大家覺得沒有什麼必要用。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自己失去了當初的熱情、工作也開始變得心不在焉,還犯了好幾個錯被經理責罵。而在進公司一年後,到了調薪日。那天一早就看到群發的電子郵件,公佈了升職名單,裡面有著那兩個同期進來的同事,並且都是連升兩級;此外聽說在別的部門的兩個同期同事也升職了,只是升一級不是兩級當時心裡想,就算自己沒能力跳級,升一級也應該吧!沒想到,經理把我叫到辦公室,很開心的說恭喜,然後給了我一張看起來跟原本薪水幾乎一模一樣的薪資單,上面唯一的調整就是加了通貨膨脹的百分之 0 點多。

當下因為跟期待落差太大的原因,我直接在經理面前崩潰爆哭。經理看到我這樣也有點嚇到,趕忙跟我解釋了原因:主要是因為我之前犯的幾個過錯,加上沒有為部門帶來什麼效益,所以暫時沒有辦法升職加薪。

挑戰跨級職務,意外開啟新局

在這之後,我除了工作開始恢復認真態度外,也開始思考會不會有其他更適合自己的職位。就在此時,得知培訓部門釋出了一個管理亞太區技術培訓的職缺。雖然比自己高兩級,但想說試試看又沒什麼損失,而且已經「鹹魚」太久,是時候給自己一點壓力了。

想當然,申請跨級職務的難度不是普通的大。這個職位一共 5 個人申請,其他所有人原本的工作都比我高兩級以上,還有同部門的資深專案經理一起競爭。因為是亞太區的工作,需要通過 5 輪面試,除了人資跟直屬經理外,還要跟亞太區售前部門的技術長、亞太區售後部門的副總、還有跟遠在美國的全球培訓部門總經理面試。其中跟美國長官面試那天,自己正在新加坡受訓。因為有時差,早上 5 點起來電話面試,結束之後還得趕去上 7 點的培訓課程。面對這些壓力超大的面試,雖然越後面越知道自己沒戲了,卻還是硬著頭皮認真去準備、也完整的面完了。

新加坡的專案經理培訓

雖然後來自己沒有得到這份工作,但是因此結識了許多長官,也學到了很多。在這之後,我繼續做原本的工作,部門經理也開始放手給我分配專案,讓我自己管理。

一個月後的某天,之前面試官之一的亞太區售後服務部門副總(當時自己老闆的老闆的老闆)突然找上了我,問我有沒有空說兩句話。因為副總跟我們不在同一層,平常不會下來,當下整個部門的人都看著我,瞬間覺得自己是不是最近犯下了什麼滔天大錯,要被請去喝茶了。

沒想到,副總說的第一句話居然是 ”I have an offer for you. ”(我有一個工作職缺要給你)。那個瞬間,我完全摸不著頭緒,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之後,副總解釋道,雖然我沒有面試上之前培訓部門的工作,但是最近售後服務部門需要一個人來統一管理亞太地區各國的畢業生計劃(graduate program)。因為之前我表現出了對培訓這個方向的興趣,加上自己也是從畢業生計劃進來的,更加熟悉這中間的過程,於是決定直接把這個新的職缺給我。後來培訓部門的經理也補充,我面試的時候雖然知道自己希望渺茫卻仍然保持熱情,面試問題回答得也算中規中矩,看得出來有準備,所以副總覺得選我沒問題。

從被面試到面試流程策劃人

從那時開始,自己的職涯軌跡直接轉向了完全不同的道路:能在一件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上被給予充分的信任,的確能更好的發揮所長。在經過半年的漫長過程後,我終於統一了亞太地區 6國的畢業生計畫、並在全球售後服務副總的主管會議分享;也因為這個計畫,我在去年被公司推薦,並獲得了 2020 年澳洲 IT 業界 30 Under 30 Tech Award 的獎項。

希望藉由此文,能鼓舞那些在職場上遭遇挫敗的讀者,不要輕言放棄;也許此刻的努力無法馬上兌現,但相信找到方法、持之以恆,你的職涯也有漸入佳境的可能。

圖/截自 ARNNET官網截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