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與快樂,台灣婚攝師轉戰澳洲的心路歷程

鏡頭中不一樣「視」界

上一篇職人採訪了在澳洲的整脊師,這次採訪的職人則是身在非常不同的行業 – 婚攝。

在墨爾本經營婚攝工作室的柏鈞, 被問到為何來澳洲時,很輕鬆地回答只是「好奇」。因為當時聽到表姐在澳洲 Working holiday 的經歷,讓他對這個陌生的國度產生好奇,於是就踏足澳洲,開始了他自己的打工度假生涯。

剛來到澳洲時,柏鈞沒有車,而澳洲地大,各個地方又距離很遠。聊起這段經歷,他回憶道:「當時背 20 公斤的器材搭車 4 小時去拍攝,都是常有的事情。收工之後有時候因為太晚,還會沒火車,只能搭計程車才能回家。」

雖然條件艱苦,但是經由一場一場的本地婚攝經驗,柏鈞也開始體會到了澳洲婚攝產業跟台灣的差異。

一件事,兩樣情

相信大家都多少見過或經歷過台灣的婚禮吧!在台灣,婚禮型態重視傳統禮俗,很多甚至都是辦給長輩看的,過程相當冗長,幾乎每場都是從早到晚不停歇。除此之外,如果是婚攝行業的新人,常常會被當小弟使喚。說到這裡,柏鈞哭笑不得地跟我們分享他之前在台灣常常遇到的情況。

「小弟你那天開車嘛?那順便幫我載個餅!」

「啊你那天一早順便來載新娘喔!」

很多的「順便」加諸在初出道的新人身上,讓他覺得自己就是個打雜的,不受到社會的尊重。最要命的是,婚攝行業在台灣的職涯壽命短,大概到40-50歲就沒辦法繼續,因為大眾期待的總是身強體壯的年輕攝影師,而不是有如風中殘燭的老人家。

反觀澳洲,不只是40, 50歲,柏鈞甚至有遇過 60 多歲的本地人,還是扛著器材到處去做婚攝,並且也深得新人的尊重。

柏鈞解釋道:「澳洲的婚禮是以慶祝為主,主要是新人邀請最親近的親友一起聚會,所以重視的是情感上的交流。有時候,新人甚至會請我們一起加入他們的慶祝活動,讓我們也能更加感受到婚禮上喜悅的氛圍。」

在體會到台、澳婚攝行業的不同之後,柏鈞決定要長期留在澳洲做婚攝及動態攝影的創作。對他來說,一份工作的歡愉指數是他非常重要的動力來源。

磅礴畫面,細膩情感

在經過不間斷的努力之後,柏鈞成功留在了澳洲,也開始經營起了自己的婚攝工作室。說到這邊,我們不禁好奇身為亞洲人的他,如何在本地市場跟其他人競爭?而他的客群主要又是哪一類?

不同於我們的猜想,柏鈞告訴我們他的客戶主要都是澳洲本地人居多,也有少部分是亞裔,但幾乎沒有中文為母語的客戶。而這後面有幾個主要因素:首先是部分華人新移民(包含我自己)都會做的現實考量 – 在澳洲辦婚禮動輒四五十萬台幣,人工跟場地都貴,,而新移民在澳洲的親友又少,不如回家鄉辦婚禮,在澳洲就只走個簡單的註冊儀式或是小聚餐。

其次是,由於文化差異,就算華人新移民在澳洲舉辦婚禮,會請婚攝的是也少之又少。另外由於柏鈞在澳洲生活積極融入社區,與客戶在語言溝通上越來越不成問題,自然也就不再如初期創業多侷限華人。最重外,則是自己的拍攝作品受到新人喜愛,大家口耳相傳,柏鈞慢慢地做出了自己的品牌。

而如何從眾多本地婚攝工作室脫穎而出呢?特別喜歡李安電影的柏鈞,在婚攝中發揮出自己善於觀察跟捕捉細膩情感的特質,不僅能拍出歐美經典的史詩級畫面構圖,更能疊加情緒藏在畫面裡,深受許多澳洲本地人的喜愛。

不僅如此,大多台灣人的溝通是屬於高情境的,我們能讀懂話語或是肢體表情背後的意義,因此拍攝者常常能預測即將發生的重要時刻(例如感動落淚),進而補捉到精彩片段。

動身吧!就是去生活!

最後,被問到有沒有什麼給想進入澳洲攝影市場者的建議。柏鈞詼諧一笑:「沒什麼建議。拿起攝影機去看世界就對了!」

如果有同行想要跟柏鈞交流,也歡迎通過Instagram聯絡他

https://www.instagram.com/rich_in_beauty_wedding_film/

註:以上圖片皆為柏鈞提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