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恐懼到享受:我如何用一把小提琴融入澳洲校園、交到當地朋友?

Photo by Buro Millennial on Pexels.com

前段時間有朋友看到一篇關於在美國如何交朋友的文章,問我能不能也聊一下澳洲這邊的情況。所以今天這篇文章會帶大家一起回憶,我從初來澳洲讀高中時不善交流的階段,到畢業前參加過多場學校活動、交到許多澳洲朋友,這中間是如何克服語言跟文化的不同,最後融入澳洲校園文化的?

大城市包容多元,「丟臉」都是自己想的

其實剛到澳洲的時候,英文不是很好,進高中的前半年都很難聽懂老師跟同學們在說什麼。所以一開始很自然地待在舒適圈裡,跟幾個語言學校認識的留學生朋友走得比較近。但是好在當時選了一門課:娛樂(對澳洲高中課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我以前的文章)。這門課因為不是大部分亞洲人考試擅長的那種數理化,所以只有我一個留學生選了,班上所有其他同學都是本地人(不一定是白人)。在這門課上,我第一次被迫跳出舒適圈,跟澳洲同學聊天。

當時其實內心是很痛苦的,因為不知道要說什麼。尤其是同學彼此都認識,第一節課就開始嘰嘰喳喳聊個不停。還記得當時坐在角落,覺得什麼都聽不懂的自己看起來很笨很傻,好像很丟臉、很可憐的樣子。不過後來發現,其實根本不需要有這種內心戲,因為其他人完全不會這樣想。澳洲作為一個文化大熔爐,像雪梨這種城市,多數人對不同文化種族的接納度都很高。甚至當同學知道我是留學生之後,都會特別照顧我,比如解釋我聽不懂的單字給我聽。老師也很友善,下課會問我有沒有不會的內容,可以再講解一次。

在那之後我漸漸不再給自己太多心裏壓力,大部分時間就安靜聽大家說話,慢慢練習聽力。後來我養成了一種習慣,平常待在大家旁邊不說話,聽到自己知道或者有興趣的內容再參與話題。

台灣常見的「才藝文化」,意外成為談資

這樣的模式持續了大半年,雖然開始比較聽得懂大家說的話了,但是還不能算是融入,因為自己不會主動找話題,同學聊天也很隨意,不會特別丟球給我,所以跟大家還是不太熟。真正的轉機,是在班上開始拍微電影的時候:

一開始因為自己英文不好,所以沒有參與任何電影角色的演出,只有做幕後的工作。後來拍到一半,老師想要自己做一些電影配樂,就問了班上同學有沒有人會樂器。當時聽到之後很開心,想說終於有自己可以派上用場的地方了,所以主動提出自己會拉小提琴可能可以幫忙。突然之間,班上的目光齊刷刷地看向我,老師也很驚訝地說:「你居然會拉小提琴,怎麼都沒聽你提起過?」當時心裡想的是,這在臺灣很多人都會,沒有很特別,而且我甚至沒考過等級考,也沒參加過什麼專業的比賽。

班級微電影截圖。圖/Jen 提供。

萬萬沒想到,拉小提琴居然成為自己真正開始跟澳洲同學交朋友的起點。還記得那天好多同學跟我討論臺灣的才藝文化,覺得「才藝班」這件事情很神奇——原來,在澳洲如果不是生長在華裔家庭, 學樂器並沒有像台灣這麼常見。通常小孩下課之後,參加運動相關活動或課程的比例相對更高(參考下圖)。

澳洲小學生參加的課後活動。圖/澳洲政府

不必追求完美,玩得開心就好

在知道我會拉小提琴之後,老師很興奮地把我介紹到了學校為數不多的課後社團——Glee。有看過美劇《歡樂合唱團》的朋友,對這個詞應該不陌生。當時在我們學校,Glee 的規模很小,學校把所有年級對樂器跟唱歌有興趣的學生都聚集到一起,總共也才十幾個人。大家依照自己擅長的樂器或唱歌的音域來排練不同的流行歌曲,偶爾會去一些校內跟校外活動表演。

進入 Glee 社團之後,我被分配到一個 3 人組合。還記得第一次表演前本來非常緊張,但是看其他人都淡定自若的樣子,就也放鬆下來。後來才發現,大家不會在表演前特別再練習,表演前的氣氛也很輕鬆,大家就像平常那樣聊天打鬧,只是穿著正式一點而已。我漸漸意識到,澳洲沒有像臺灣的環境這麼緊張,不需要「拚盡全力追求完美」(當然,這跟我讀的是公立學校也有關係)。澳洲的文化更多是提供舞台讓你展現自己,玩得開心也就夠了。

在那之後,因為演出效果不錯,社團老師又讓我們去參加另一個表演。也就是在那段時間,我開始真正融入澳洲同學的生活,會跟著社團的朋友們一起在課後排練、一起上台表演、一起在表演後聚餐慶祝、一起閒聊不同的話題。

而在演出了兩次之後,膽子就變得更大了。在澳洲,有些學校每年會舉辦一個叫做 Talent Quest 的才藝秀,學生無論年級都可以自由組隊報名。只要經過評審的初選,就可以在才藝秀當天,在全校的師生面前演出。我於是跟朋友一起報名參加了當年的才藝秀,沒想到順利通過初選,登台表演。演出結束之後,有幾個以前不太熟的同學來搭話,也因此又交到了一位也是拉小提琴的朋友。

這天我覺得比較有趣的一點是,在自己的印象裡,通常表演完不會發生什麼事情,大家就各自解散。但是在澳洲,會有人主動攀談、熱絡的給予鼓勵,這種文化跟台灣又有所不同。後來我也有樣學樣跟其他表演者攀談,沒想到效果很好,大家都會放開來聊天、交友。

只要願意跨出第一步,一切都會水到渠成

在這之後,我開始嘗試在學校更積極地參與活動,比如代表留學生在多元文化日上台對全校師生演講、加入畢業紀念冊製作小組、報名參加學校新成立的合唱團等等。雖然合唱團沒有選上,在畢冊組也只是打雜搜集同學的照片,但是這些活動都讓我交到了更多朋友,更加熟悉跟融入了澳洲校園的生活。

也因為上述在高中的各項經歷,讓我在畢業前能夠代表學校,角逐當屆新南威爾斯州教育局的留學生學校服務獎。除了領到獎狀外,也在頒獎典禮當天受邀上台表演小提琴,畢業後還加入了新州留學生大使團隊,認識了更多朋友。

新南威爾斯教育局頒獎典禮。圖/Jen 提供

後來,因為這一系列的轉變,我在進入澳洲大學之後,已經從剛來澳洲時的害羞、被動,變成了習慣主動參與學校的活動、爭取各式各樣的機會、結交不同背景的澳洲朋友。在大一升大二的暑假,再度因為小提琴的關係,找到了一個暑期研究的專案,研究結束後受邀到澳洲大學生研究論壇做成果展示,之後又交到了幾個澳洲朋友。

前面也提到了,澳洲是個文化大熔爐,在大城市生活,多數情況下不太會遇到有人因為一個人英文不流利或者亞洲面孔就拒絕聊天或交朋友。個人認為其實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態,只要能克服最初的恐懼,找到突破口,踏出第一步之後其他事情都會水到渠成。

澳籍印度裔朋友的婚禮。圖/Jen 提供

從恐懼到享受:我如何用一把小提琴融入澳洲校園、交到當地朋友?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